當前位置:首頁
> 企業文化 > 員工藝苑

一蔬一飯,煙火人間

發布日期:2020-09-04 信息來源:第一工程公司 作者:李偉達 字號:[ ] 分享

小時候的農村生活家家戶戶做飯都離不開露天灶臺,俗稱“燒大鍋”。

記憶里的父親經常會背著竹筐去林子里拾一些樹枝,將它們和棉花稈垛整齊地碼在院子里,曬上幾天寒冬的暖陽當“柴火”備用,偶爾會有幾只麻雀駐足。擱置許久的鐵鍋生了斑駁的紅銹,木鏟上也散布著死去的暗青色霉菌,父親都會大刀闊斧去地清理一番,看著刷子在水里打著圈,不知不覺間紅色、青色都溶在一起,鍋和木鏟煥然一新。生火,先將麥稈、玉米芯點燃,再添一些棉花稈、樹枝,最后把大塊的木柴扔進灶口,干枯的木頭噼噼啪啪地燒著,不時迸出零星的火屑。炊煙裊裊,水汽氤氳,臉和手都烤得很暖,也許只有在干冷的冬天才會真切地感受到食物和煙火帶來的溫暖。

熏肉是冬天的必需品,干燥后可以貯存很長時間。水里加鹽,香辛料,還有蔥結和姜片,把切好的肉塊放進水里煮熟,撈出后趁熱在表面上抹上糖粒,放在篦子上熏制。待灶臺的余火殆盡,掀開蓋子,滿眼醬紅色,香味入腦。燉菜時加一些肉片便增味不少,即使胃口不好,有這樣的菜佐餐也會想再添一碗飯。熏制的過程就如同呼吸,蒸氣、炊煙、火屑相互交融,最后食物有了柴煙的味道,而柴煙也沾染了飯香。

春雨如酥,林子里清新得可以聞到新土味兒,田里的野蒜苗長得茂盛,排列整齊,一拔就是一大叢。豌豆大小的蒜頭沾滿了泥土,所以清洗成了最繁瑣的工序,母親把蒜苗剁碎放進玻璃碗內,加上鹽、味,還有香油,和炒好的蛋碎拌在一起作餡,做成包子,獨特的辛辣刺激著味蕾。

盛夏的河畔長滿了雜草,蚊蟲生的厲害,每次去都會被咬幾個包。把草框拋進河里,幾分鐘后拉上岸,把掛在上面的小魚放進玻璃罐里,運氣好的話還會有河蝦,每次裝滿一罐才肯回家。過油炸到金黃,撒一些胡椒粉,悶熱的夏夜即便再沒有胃口也會吃完一盤。

除了自然的饋贈,夏天同樣也是人們辛苦勞作的時候,六七點的清晨和五六點的黃昏田野里一派繁忙。

騎著自行車緩緩前行,身后的黃泥小路留下一條長長的轍印,徑直向自家田里駛去,每當肆無忌憚地行駛在鄉村小路上,一路輕唱,滿目遼曠。在干完被要求做的農活后,薄衫都會被汗水浸透,倦倦地靠在田邊的大樹下,吃著西瓜享受這一方綠色的陰涼。在這片田野沐浴過初晨的陽光,暴曬過正午的驕陽,經歷過突然而至的大雨,也忘不掉鴉雀歸巢、云霞滿天的日落時分。

一輪夏一輪秋,看著嫩苗長大,聽著麥浪翻涌,聞著淡淡的玉米香,大片雪白蓬松的棉花在秋風里搖曳,麥面里的稻草人又驚飛了一群麻雀。土里生地里長的孩子吃著白饃,聽著埂邊老人講著故事慢慢長大,秋收的路上鋪著大片麥子,人們舉著鐵鍬揚麥,風一吹,麥麩便伴著灰塵就飄走了……

樹林、池塘、田野,我所眷戀的不只是味蕾上的一蔬一飯,還有記憶中的一草一木、裊裊炊煙。那時候人們認真對待每一餐飯,豐盛的一餐飯是對一天辛苦勞作的犒勞,“光盤”是長輩口中的“不許剩飯”,“勤儉”是刻在心中的美好品質。

田野.jpg





【打印】 【關閉】
瀏覽次數:
Produced By 大漢網絡 大漢版通發布系統 黄瓜视频APP污下载|黄瓜在线|小黄瓜网站视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