當前位置:首頁
> 企業文化 > 員工藝苑

學習黨史,我更懂了我的父親

發布日期:2021-05-11 信息來源:第二工程公司 作者:惠丹菊 字號:[ ] 分享

我的父親,1959年出生在吉林一個很小的屯子,家里姊妹6人,他排行老三,是長子。他勤勞能干、樸實節儉,由于常年務農勞作,看上去比同齡人要老一些。就是這么簡單淳樸的莊稼漢,很多時候我卻看不懂他。直到最近,生活和學習的一些經歷讓我開始走近了他。

小事窺見大覺悟

2021年春節,由于疫情管控,村里實施“十戶疫情聯防聯控”措施,號召在外地工作的人盡量不返鄉。小年那天,父親一早打過來電話:“姑娘呀,今年過年你們就不要回來了,國家不是倡導就地過年嗎,你們就在成都,跟你公公婆婆一起過年,不用惦記我和你媽,我們都好著呢……”

因為疫情和工作原因已經兩年沒回家過年的我,聽著電話那邊溫厚的聲音,一時思念和感動涌上心頭,不知道說什么。“姑娘,你聽到了嗎?咱不能給國家防疫添麻煩!”我整理了一下心情,“爸,我聽到了,我們單位也發了通知,倡導就地過年,你放心吧。”

父母在不遠行。我這個遠嫁的姑娘無法常在父母身邊,哪怕是倒杯水、捶個背都顯得那么奢侈。好不容易盼到春節卻不能回家團聚,心里有愧疚也有委屈,卻是父親先給我解了圍,給我講國家政策、講防疫的重要性。

父親經常說沒能入黨是他最大的遺憾,所以他要求我和弟弟必須趁著年輕入黨。我現在已經完成了他這個心愿,弟弟也在村里遞交了入黨申請書。兒女的進步又何嘗不是父親為人做事的寫照。

勤勞的雙手托起兒女的夢

奶奶在城里長大,讀過書,由于家里的變故最終來到農村嫁給了爺爺。因為身體和生長環境的緣故,她沒法從事重體力勞作,只有爺爺一個成年勞力,一家子的生活非常貧困。盡管父親聰明好學,求學路也是跌跌撞撞、斷斷續續。農忙時候就跟著爺爺干農活,閑了家里擠出來一點錢就繼續去學校念書,到20歲時終于讀完了初中。父親說他的學習成績很好,還特別擅長體育,老師們都非常喜歡他。初中最后的日子里,他不得已放棄了上學,老師從城里趕了一天的路到爺爺家里,希望父親繼續上學。但是那時的父親已經成年,他眼里全是家庭的窘境和弟弟妹妹對吃上一頓飽飯、有個學上的渴望。于是,他選擇了務農,這一干就是40多年。

父親21歲那年娶了全村最能干,最漂亮的姑娘,我的母親。他們是自由戀愛。婚后生活辛苦中也有甜蜜,因為有了我和弟弟,生活似乎更有希望了。父親農忙時在家,農閑時去外地打工,總是忙忙碌碌。家里日子越過越好。我們家成了十里八村第一個“旱改水”吃上大米的人家,蓋起了村里第一個大瓦房。上世紀八九十年代,中國經濟社會發展迅速,農村也逐漸富裕起來。但是很多人家的教育觀念還很老舊,能讓孩子一直上學的是少數。我和弟弟是幸運的。父親非常堅持不論男女只要能靠上就必須上學。這讓我走出了山窩窩,看見了外面的世界。高山、大海,城市、鄉村,這一切讓我越來越感恩父親的堅持。

學習黨史讓我懂得了父輩

以前對于父親很多的行為,我很不理解。

父親節儉到可以說是摳門。一條褲子真的能夠新三年舊三年地穿,我們做兒女的看不過去給他買來新的行頭,還要遭到他一頓數落。家里每次添置個新東西,母親都是提心吊膽、小心翼翼。父親的“摳”體現在生活的每個方面。衣服不能隨便添置,每個人每個季節兩套能上街穿的,再有一套干活穿的,就夠了;家電不壞不能換新的;晚上8點必須關燈睡覺;火炕不能燒得太久……這樣的事舉不勝舉。但是親戚朋友來做客,父親又變得很大方,總要把家里的存貨都拿出來整一桌,酒也要喝得暢快。

直到最近開始系統學習黨史,我似乎一點點解開了對父親的迷惑。父親出生的時候正趕上中國經濟最最困難的年代,前蘇聯背信棄義、中國三年最嚴重的自然災害,農村公社化,農業生產力下降,溫飽是最大的民生。能吃一頓飽飯就是最大的滿足。經歷過餓的真切滋味,父親怎能不節儉。到了該上學的年齡,正當國家克服國民經濟嚴重困難,完成經濟調整任務,開始執行國民經濟第三個“五年計劃”,這時文化大革命開始了,父親千辛萬苦才上到初中。剛走入社會恰逢改革開放,農村不像城市有那么多機會,唯有勤勞才能改變命運和生活,所以到今天已經60多歲的父親還堅持種地、打工。

是時代造就了父親他們這一代人。

父親常說,感謝國家、感謝黨,讓我們這些農民有了好日子,讓農民的孩子也能走出大山,你們要好好干。






【打印】 【關閉】
瀏覽次數:
Produced By 大漢網絡 大漢版通發布系統 黄瓜视频APP污下载|黄瓜在线|小黄瓜网站视频